军统不敢惹的级别

       而现在大地在觉醒,正以磨刀霍霍向牛羊的架势,在不多的时间里给我们带来一个崭新的一叶,有那一片新生的绿色在田野里荡漾,有一个姹紫嫣红的春天呈现在我们的眼前。你看那件件脏了的衣服,在水中优美的绽放、肆意的翻滚,源源不断的清水涤荡着它们的身心与灵魂,经由我的双手,洗净污垢,焕然一新摇弋在晾衣架上,惬意的沐浴着阳光,我的心情亦浮动着明媚的金色,眼前是爱人和儿子穿着纤尘不染的衣服精神抖擞的走进崭新的一天。期许两个人的世界里,只有阳光无限,没有风雨来临。深秋,还是早早地把手递给了冬,即使是阳光洒遍全身,也抵挡不了凉意,指尖触之的地方越来越冰冷,就要叩响冬的大门。有没有一双手,可以相牵到白头;有没有一个臂弯,让思念可以安眠;有没有一颗心,可以心心相印;有没有一种爱,无论天涯海角,山遥水远,两颗心依然相偎相依,不离不分。至此,我只把深情化作细水长流,只求浸润无声,咸淡相宜,却不求铭心刻骨,浓墨重彩。春是萌动的,春天里的心思,更是带着些许的不安分。长长的柳枝高高地低垂着,放眼望去,似一道道绿色的瀑布屏障。

       当欲望遇凉,沉淀于心,便不烦,不恼。还是春天那一季?岁月深处,最美的时候,是春暖大地万物复苏。春风助肠断,吹落白衣裳。今夜梦难留,昨日还有梦,人生路漫漫,或许你我都只是在演出,而我却不能装糊涂,假装自己不在乎。爱温暖雪花,雪白、花香。或三五好友月下一聚,谈古论今,从书里到书外,从世事沧桑到人情冷暖,从前途探索到未来憧憬,唇枪舌战,畅所欲言。心之所系,心之所依,是江南小桥流水一样的人家。

       今年2月3日立春,阴天微风。时光轻漫,若盛开在整个夏天的荷花,每一天都芳香依旧。时光匆匆,春已去,夏已来临。时间静静流逝,夜已深,心微凉,翻阅保存的信笺,一滴泪湿了眼眶,烛灯再燃,烧灭了唯一的余光,泪光留给信笺,真挚的坦白!路边上、山坡上,胡葱一簇簇,像一丛丛青草,拣那些粗壮的,连根拔起。这个春,如何惊艳,如何淡浅,还数伪装不了的内心。我来自尘埃,是一粒尘土——微乎其微,微不足道,却真实的生存在这个世界上,悲伤的哭过,痛快的笑过,谨慎的思考过,严肃的分析过,渐次明白,以朴素恬淡的心境作为背景,深深的、深深的沉淀在尘埃里,去其悲,取其乐;去其伤,取其欢,你会豁然开朗,原来你对生命爱得是那幺情真意切、如胶似漆,原来安常处顺的日子竟然如沉香散发着恒久的芬芳、欢喜,悄悄点燃你花团锦簇的分分秒秒……作者:刘轶金秋十月,最美人间。总想把三月的美藏在四月的姹紫嫣红里,把四月的美藏匿于五月的清风明月里,把五月的美埋于六月的炙热奔放里。

       想来,有些缘分,定是前世早就做了妥帖安排。绝妙的画面,燃烧银河渴望的丝绸之光,绘制奇美的梦境,创造奇光异彩。我和你擦肩了无数次,这一次等你,等了数十年。看今夕郎才女貌一见钟情,写就娇颜依旧迎春风的风流!所谓滴水足可穿石,日久才见人心,任何事贵在虔诚和信念,心怀美好的夙愿,以清喜的心接纳每一份境遇之缘,无论途径多大的风雪,还好我们没辜负光阴的赠予,这一路上的美丽,惊艳也好,平淡也罢,定能丰盈我们的人生。 回忆,是幸福的源头。午后的阳光温馨而安暖,小院的枝叶上依旧是麻雀快乐的家园,它们嘻嘻着,叽喳着,像在说着情话。不要嘲笑他人的努力,不要轻视他人的成绩。

       若所居,依山傍水,小溪潺潺,青竹屹立,定会日日与青山绿水相伴,感受“独立小桥风满袖”的淡然与惬意,感受一份宁静的悠然和悠远。也喜欢温暖这个词,是春天里最耐人寻味的字眼,润润的,温温的,不入骨入髓,也不轻描淡写,想起来就美好。月光漂移的山水景色,遨游天空,创造梦的弦乐。当你用深情的眼眸,解读着我静美的华年,心底的花草便也栖息了月光与露珠。除了阳城油瓶儿,就是坛子和老眼张有了。今天,你将在年轮的齿页上绘出怎样的动人画面?一直相信有一种爱,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融入生命。春天的日子,有谁不动?

       生活繁琐无常,掺入了寻常烟火的味道,就或多或少有了烦恼。月亮的光芒,飞散的银色,傲慢中带点娇艳。天色暖了,小鸟儿也灵动了起来,叽叽的唱着春天的情歌。绵绵的雨丝,总是占据着广阔的天空,使得这个浅夏依然在清凉凉的雨雾缭绕下姗姗而行。阳春生机,宛若初生的霞,意气风发。把思念轻揉,散于大地宽厚的胸怀,让生命得已延续。如此这般默契,我俩此生有约?清晨,推开窗,美丽的雪花,如天使一般降落。

  • 2020/05/22
  • 660阅读
  • 作者:
主页 >